咨询热线:

极速赛车可靠网站 > 夹心系列 >

俄罗斯夹心维勇尤扭曲系列第三篇。不适者

2019-08-04 20:51 来源: 震仪

  **设定GPF两年后左右,马卡钦已离世。虽然动画中还在的角色要以这种形式让它不在我也很不忍,但就年龄上来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我也非常喜欢马卡钦,写的时候也很难过,但暂且就是这样的设定,所以请务必注意一下能不能接受。

  夜空深沉如窥伺海底,覆盖了整个冰天雪地。湿润的海风卷起冷冰冰的空气,吹在脸上带来阵阵的刺痛。装着卷心菜和大葱的白色塑料袋分量不轻,勇利虽然带着手套,但指尖已然冻僵,基本没有什么感觉了。浅浅的呼吸中,白色的雾气蔓延,勇利终于到达公寓的入口。

  二月的圣彼得堡天寒地冻。平均气温零下十度。极寒之日甚至能到达零下三十度。长谷津虽然也下雪,但也不会冷到连睫毛都结冰的程度。

  打开玄关的大门之后,扑面而来的暖气让肌肤逐渐解冻。看到熟悉的场景,勇利呼的松了一口气,进到了客厅。

  视线的前方是睡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的维克托。灯光朦胧的客厅里,流淌着高尚的古典歌曲,男高音的歌声响彻着整个空间。这首曲子是以前作为维克托的花滑表演曲而创作出来的曲子,并且已经被勇利熟悉到如同自身的一部分一样。

  勇利将外套脱下挂在支架上,越过沙发后背俯下身子,双手搭在了维克托的肩上,在对方的脸颊上落下轻吻。单手轻抚着勇利脸颊的维克托,则吻了一下勇利的嘴唇。

  “偶然经过车站那边的超市时发现关门前大减价,所以一不小心就买多了。再说维克托你开车的话就是酒后驾驶了哦”

  看着维克托手里装满了蜜色液体的高脚杯,勇利轻笑了一下。从放在脚边的购物袋中取出包着牛皮纸的普罗希基,勇利走到了电视机旁边的飘窗前。在没有星星的夜空背景下,立着一个相框。旁边装饰着一个小小的玻璃花瓶,插着如同日光般温暖的橙色的太阳花。勇利将普罗希基放在了花瓶的旁边,跪坐在地板上轻轻的抚摸着相框的边缘。

  温柔地说了一句之后站起身来的勇利,正对上了看向这边的维克托的目光。那目光里隐藏着的哀伤,让勇利觉得胸口微微苦闷起来。

  “对不起。其实本来是想放馒头的,但毕竟俄罗斯这边没有卖,所以还是换成普罗希基了”

  维克托饲养着的爱犬马卡钦,在勇利获得最终大奖赛优胜的一年又两个月之后——也就是去年的今天,其十七岁的生涯正式落幕。对于标准贵宾犬十四、五岁的平均寿命来说,也算是比较长寿的了。晚年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躺着,也基本不怎么走动,快不行的那天也是早上突然就站不起来,当天晚上就在维克托的膝盖上没有了呼吸,就像睡着了一样。

  维克托没怎么哭。大概是已经做好了到了这个年纪迟早要分别的觉悟。他只是一脸温柔地抚摸着那从来都很柔软的摩卡棕色的皮毛。勇利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怎么说呢,比起嚎啕大哭到站都站不起来的勇利,反而是维克托更让人担心。

  与自己的宠物分离是件很痛苦的事。因为它们的存在就如同家人一般,是主人倾注了无数无偿之爱的纯粹爱意的集合,是溶于生活中的无可替代的一部分。就算知道总有一天离别定会到来,开在心口上的洞也难以完全愈合。总有悲伤溢出,伤口便会疼痛。

  茶几上的银色托盘里,放着不怎么常喝的白兰地的瓶子。维克托也是一样的心情。

  将买来的东西放到冰箱里之后,勇利坐在了维克托身边的沙发上。目光相对时对方像是在呼唤着自己一样伸出了手,勇利便顺从地靠了过去,窝在了维克托的怀里。

  “对了,维克托你听我说哦,这个夏季要出场的花滑秀我今天不是去跟主办方见面么,听说克里斯和格奥尔基也会出演哎”

  “那可真是豪华阵容呢。克里斯去年引退之后听说就一直热衷花滑秀表演,不知道还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女性杀手呢”

  “现在也有很多大妈们被那份色气所吸引,很有人气的哟。要是对美奈子老师报告了这个消息,绝对会跑到这边来看的”

  从小教自己芭蕾的美奈子老师的脸出现在了脑海里。勇利出场的比赛都会特意从国外赶过来应援,就是这么一个超级花滑粉。而对克里斯尤其迷恋的美奈子,在他要引退的最后一场大赛上也特意赶到瑞士去到了现场观看。

  “美奈子么。好久不见了呢。勇利的花滑秀结束之后我也正好休息,两个人一起去长谷津露个面吧”

  察觉到勇利含糊其辞的回答,维克托揽着勇利肩膀的手摸上了对方的头发。这感触如此温柔,勇利也将脸颊贴上了维克托的脖子。

  自从和维克托一起在俄罗斯生活之后,就一次也没有回去过长谷津。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节奏抽不出时间,还有就是因为已经退役并且快要三十的他,周围人也逐渐开始逼婚了。虽然说姐姐的真利也还没有结婚这一点挺让人安心,但对强势并且崇尚自由的姐姐,周围人可以说已经基本放弃劝说了。所以剩下的希望都集中在了勇利身上。就是这么一种氛围。

  虽然不打算结婚,但也没有勇气出柜说自己已经和维克托在一起了。家里人虽然知道勇利和维克托公私都很交好并且住在一起,但应该还没有想过两个人已经交往。再加上现在又有尤里奥这个新的因素,根本做不到心平气和地去见家里人和老家的熟人们。

  脱口而出的瞬间回答,勇利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虽然不是故意打击,但是就这个国家的法律来说,基本没希望呢。

  “不是这种,就是到了某个时间点,想要个孩子啊,想有个家庭啊这样的。就想要一个形式这种不是挺常见的吗”

  “我对形式上这种倒不怎么有执念吧。对我来说勇利已经是家人了,马卡钦现在也是重要的家人哦”

  维克托的双手环绕在勇利的胸前。被温柔地抱在怀里并且十指纠缠在一起,那份温暖让勇利心里涌动着的焦躁稍稍淡去了一些。

  握在一起的双手,像是回应般被捏紧了。就算不被世俗所接受,最重要的还是本人怎么感受,并且怎么一起度过。和维克托还有尤里奥之间同时并存的关系,从旁人来看肯定也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但就现在来看,三个人表面上都同意了这个关系的存续并且很好地相处了下去。虽然有很多时候都对自己的没用感到不甘,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充实地过着每一天。

  窝在维克托怀里的勇利不经意间瞄到茶几桌脚时,注意到地板上似乎有什么红色的东西。拿过来一看,似乎是红色皮革的项圈和配套的链子。

  “傍晚整理放在玄关那边的杂物箱的时候找到的。给马卡钦的,不过基本上没用过就是了。偶尔要去不能放养的地方的时候会戴一下,其他时间就放置了呢”

  的确勇利手中的项圈和链子,就连皮革看上去也基本没有什么使用痕迹,就跟新的一样。马卡钦很黏人,通常只要叫一声就会欢快地跑过来。所以维克托也不会特意用链子拴着他。

  维克托说着从勇利的手中拿过了那个项圈。勇利也是,几年前爱犬的维克托离世之后,现在老家那边还留着它用过的碗和散步时用的链子。心情上也没有办法做到丢掉这些充满回忆的东西。

  老实说维克托对简洁有着很大的执念,家里也是隔三差五就会整理一遍。一旦东西开始增多不管多么高级的东西都会毫不犹豫地扔掉。勇利因为觉得太浪费都阻止了好几回了。这样的他却对这个项圈如此烦恼,由此可见是真的难以舍弃。

  正说着自己想法的时候,突然脖子上传来轻微的束缚感。吃惊地转头看向维克托,似乎是把项圈戴在了勇利的脖子上。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咔嗒咔嗒作响的硬质皮革和金属感让勇利更加切实地感受到脖子被围住的违和感。项圈没有系得很紧,所以也不会特别难受,不过这在另一个方面也证明了标准贵宾犬和不胖不瘦身材正好的勇利的脖子粗细是基本没差的。

  “怎么会呢。勇利的话比起其他犬类来,一定更能轻易地就成为我可爱的爱犬。”

  维克托拿起掉在沙发上的链子,咔嚓一声扣上了勇利脖子上的项圈。看着简直就像是要带去散步一样将链子牵在手里的维克托,勇利忍不住苦笑起来。

  结果还是,让维克托对尤里奥的事情产生了不安和担心。就算本人对着尤里奥一直持有敌对意识,但是对勇利,维克托一次都没有说过什么重话或者抱怨。即便如此,就算嘴上不说,自己的爱人被其他男人抱这种事,到底还是会不舒服的。

  再者就平时接触来看,维克托内心所隐藏着的独占欲比起常人来要深得多。尤里奥虽然平时也很任性,经常会有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但是维克托因为平时比较沉稳,并且喜怒不形于色,所以感情越是无法抑制之时,情绪的波动就会越大。温柔话语的背后所隐藏着的维克托的本心,随着每一次对其的接触,勇利的内心都会涌起无法抑制的罪恶感。

  “……就算不拴着我,我也会在维克托的身边的。所以,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好吗”

  “我没有伤心哦。因为我有勇利在身边。……但是、勇利的身边还有尤里奥。我只要勇利一个人就可以了”

  就像故意撒娇的磨人的小孩子一样,随意地抱了过来。对着第一次说出真心话的维克托,勇利哄着他一样摸着他的头发。

  听上去有点含糊不清的咕哝声之后,这次换成勇利的脸颊被捧住,维克托的唇压了上来。微甜的酒精香气扩散,勇利皱了皱眉。

  脸颊再次被捧住,维克托又亲了上来。这次从双唇的缝隙间滑溜的舌头也随之窜了进来。维克托的亲吻一直都是甜蜜而濡湿,却又轻飘飘的。就像看透了勇利所有的想法般,舔过上颚,到达唇部内侧的薄膜处,细心地敲开一扇又一扇快感之门。

  唇瓣稍稍分离,变换了角度之后又是一次深吻。就着靠在沙发背上的姿势,被维克托紧紧抱住的勇利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舌头交缠间眼镜被取下放在了一边,少了阻碍的东西之后两人的亲吻便越发浓厚起来。酒精在口腔内蔓延,勇利觉得自己似乎也已经醉了,积极地伸出舌头去感受对方。

  纠缠在一起的维克托的长腿缓缓动起,用膝盖轻柔地摩擦着勇利的股间。已经微微硬起的那处,在维克托的抚弄下越发泛起的热度。

  口腔内部似乎就要这样融化般,持续不断涌上来的迟钝的快感让勇利一度沉沦。情不自禁间勇利被自己的欲望冲动所驱引,正想主动去追寻那份热度,紧紧抱着勇利的维克托的手臂松开了。直直看着维克托的勇利的眸子里,荡漾着宛若游荡在梦幻乡的波光。

  犹如命令般的指示,勇利就着跨坐在维克托腰上的姿势慢慢地直起了上半身。捏住蓝色针织衫的衣角,手腕交叉将衣服从头顶脱下。拴在脖子上的红色牵引绳带着针织衫一起垂下,维克托让衣服滑到地板上,将绳子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接着又脱下了裤子,内裤也依照指示扔到了一边。勇利虽然有点犹豫和迟疑,但还是听从了维克托的命令。

  一丝不挂的勇利的脖子上还戴着红色的项圈,以及连着项圈的绳子的那头是就像在看自己养着的宠物犬表演什么技艺一样的维克托。

  “要是放养勇利的话就会立刻跑到尤里奥那里去了呢。所以偶尔也要这样拴在身边才行。呐、也帮我脱一下衣服”

  维克托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只是手上却突然发力拉紧了绳子。被拉过去的勇利慌张下用手撑着倒在了维克托的身上。维克托完全就是对待宠物犬的行为,让勇利觉得脸颊有点发热。

  但是没有什么需要反抗的理由。勇利的手指就这样捏住了维克托衬衫的衣角,从背后往上拉起。维克托只是看着勇利,自己倒是动也不动。随着勇利的动作,完全看不出是已经三十岁人的肉体就这样暴露在了夜色之中,一看就是经过了彻底的锻炼。维克托那一头犹如闪耀在月光下的银发轻轻地飘起,理想的肉体美和无可挑剔的美丽外表,勇利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眼。

  勇利伸手向下开始解黑色休闲裤的纽扣。不知道是太硬了不好解开,还是勇利自己的手指没法好好动作。就在集中精神奋战怎么都解不开的纽扣时,维克托的指尖忽的勾起了勇利的项圈。就这样被拉过去亲吻,奋战对象从视线里脱离,勇利只能停下动作。

  但是勇利的话完全没有进到维克托的耳朵里,这次是嘴唇在耳朵处游走。舌头伸入耳孔中,濡湿的咂咂声响彻在鼓膜上,勇利不由得耸起了肩。犹如生物般的软舌在耳朵内部蜿蜒游走,

  空气一般在耳旁的嗫语,勇利睁开了闭上的眼睛。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心情,勇利再次指尖用力,终于解开了那颗扣子。维克托的唇在这期间依然戏弄挑逗着勇利的脖子和胸前,在拉下拉链将裤子从维克托的腿上脱掉这段时间内,勇利的气息只能越发紊乱。

  维克托称赞般地张开了双手呼唤到,勇利便坦率地抱了上去。肌肤相触所带来的安心感和满足感让两人抱得更紧,舌头毫无空隙地纠缠在一起,亲吻。

  勇利双腿间的什物越发敏感,并且主张着自己的存在,前端在维克托的腹部摩擦着,给身体带来疼痛般的快感。呼吸不受控制地便急促起来,焦躁感促使着勇利摇晃起腰部。犹如邀请般地摩擦着维克托还软着的阴茎,但是维克托的手指却捏住了勇利的前端。

  “勇利已经这么有感觉了吗。但是今天这里不给碰哦。要是想更舒服一点的话就好好舔这里。今天的勇利是狗狗所以肯定能做得很好呢”

  维克托的声音,犹如上帝的指示。没有任何疑问,只是怀抱着崇高的敬畏之心,勇利低下了身子。冰场上遵循着他的话语舞动着全身的肌肉,勇利实现着维克托的要求。这份条件反射般的服从,似乎已经扎根在了勇利的身体里。

  修长的中指和食指被勇利毫不迟疑地含入口中。从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到手指根部在口腔内部的粘膜处摩擦,勇利努力地舔弄着。舔完食指后,换成中指。一根一根细心地舔完后,最后同时含住了湿润的两根手指。

  就像侍奉着维克托的阴茎时一样注意着不碰到牙齿,小心翼翼地动着。舌头舔着指缝,唇部不停抽插,这个动作让勇利越发意识到自己的兴奋。

  只是被允许可以舔维克托的手指,自己居然就这么高兴,勇利有一种自己似乎真的变成了宠物犬的错觉。满溢在胸口的,是想要服从命令得到更多称赞的心情。

  “已经可以了哦。勇利的嘴上功夫越来越好了呢。刚开始的时候不是碰到牙齿就是噎到自己还真是灾难呢”

  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维克托微微眯起眼睛怀念道。明明离第一次被维克托抱也才过了十个月左右,却总觉得已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了。尤其是这几个月又发生了尤里奥的事,围绕着自己引起的各种状况让自己觉得晕头转向所以才会感觉变化如此巨大吧。

  维克托抱起勇利的腰,像是为了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般让他再次跨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勇利大开的双腿间,刚刚被细心舔过的维克托的手指正慢条斯理地抚摸着那处隐秘的穴口。细细的皱痕被一点一点无比细心和耐心地抚过,这番动作让勇利只能喘息着颤动着双唇。

  维克托的指尖,戳进去的时候发出了小小的噗嗤的声音。只是微微被撑开一点的挤压感,就让勇利的肌肤瞬间泛起红潮。但是维克托的手指只是插在那里,既不深入也不动作。这份难以言喻的焦灼感甚至到了疼痛的程度,但是勇利还是说不出口。

  维克托一直都会让勇利自己说出想怎么做。但是一旦自己主动说出了口,勇利就必须直面内心的欲望,不是因为维克托想要,而是因为自己想要。勇利讨厌这样,但这种状况下他根本无法拒绝。

  **俄罗斯夹心维勇尤扭曲系列第三篇。不适者慎入。作者的话:**这篇主维勇,微调教,一点都不激烈哒。**设定GPF两年后左右,马卡钦已离世。虽然动画中还在的角色要以这种形式让它不在我也很不忍,但就年龄上来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我也非常喜欢马卡钦,写的时候也很难过,但暂且就是这样的设定,所以请务必...

  **设定GPF两年后左右,马卡钦已离世。虽然动画中还在的角色要以这种形式让它不在我也很不忍,但就年龄上来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我也非常喜欢马卡钦,写的时候也很难过,但暂且就是这样的设定,所以请务必注意一下能不能接受。

  夜空深沉如窥伺海底,覆盖了整个冰天雪地。湿润的海风卷起冷冰冰的空气,吹在脸上带来阵阵的刺痛。装着卷心菜和大葱的白色塑料袋分量不轻,勇利虽然带着手套,但指尖已然冻僵,基本没有什么感觉了。浅浅的呼吸中,白色的雾气蔓延,勇利终于到达公寓的入口。

  二月的圣彼得堡天寒地冻。平均气温零下十度。极寒之日甚至能到达零下三十度。长谷津虽然也下雪,但也不会冷到连睫毛都结冰的程度。

  打开玄关的大门之后,扑面而来的暖气让肌肤逐渐解冻。看到熟悉的场景,勇利呼的松了一口气,进到了客厅。

  视线的前方是睡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的维克托。灯光朦胧的客厅里,流淌着高尚的古典歌曲,男高音的歌声响彻着整个空间。这首曲子是以前作为维克托的花滑表演曲而创作出来的曲子,并且已经被勇利熟悉到如同自身的一部分一样。

  勇利将外套脱下挂在支架上,越过沙发后背俯下身子,双手搭在了维克托的肩上,在对方的脸颊上落下轻吻。单手轻抚着勇利脸颊的维克托,则吻了一下勇利的嘴唇。

  “偶然经过车站那边的超市时发现关门前大减价,所以一不小心就买多了。再说维克托你开车的话就是酒后驾驶了哦”

  看着维克托手里装满了蜜色液体的高脚杯,勇利轻笑了一下。从放在脚边的购物袋中取出包着牛皮纸的普罗希基,勇利走到了电视机旁边的飘窗前。在没有星星的夜空背景下,立着一个相框。旁边装饰着一个小小的玻璃花瓶,插着如同日光般温暖的橙色的太阳花。勇利将普罗希基放在了花瓶的旁边,跪坐在地板上轻轻的抚摸着相框的边缘。

  温柔地说了一句之后站起身来的勇利,正对上了看向这边的维克托的目光。那目光里隐藏着的哀伤,让勇利觉得胸口微微苦闷起来。

  “对不起。其实本来是想放馒头的,但毕竟俄罗斯这边没有卖,所以还是换成普罗希基了”

  维克托饲养着的爱犬马卡钦,在勇利获得最终大奖赛优胜的一年又两个月之后——也就是去年的今天,其十七岁的生涯正式落幕。对于标准贵宾犬十四、五岁的平均寿命来说,也算是比较长寿的了。晚年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躺着,也基本不怎么走动,快不行的那天也是早上突然就站不起来,当天晚上就在维克托的膝盖上没有了呼吸,就像睡着了一样。

  维克托没怎么哭。大概是已经做好了到了这个年纪迟早要分别的觉悟。他只是一脸温柔地抚摸着那从来都很柔软的摩卡棕色的皮毛。勇利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怎么说呢,比起嚎啕大哭到站都站不起来的勇利,反而是维克托更让人担心。

  与自己的宠物分离是件很痛苦的事。因为它们的存在就如同家人一般,是主人倾注了无数无偿之爱的纯粹爱意的集合,是溶于生活中的无可替代的一部分。就算知道总有一天离别定会到来,开在心口上的洞也难以完全愈合。总有悲伤溢出,伤口便会疼痛。

  茶几上的银色托盘里,放着不怎么常喝的白兰地的瓶子。维克托也是一样的心情。

  将买来的东西放到冰箱里之后,勇利坐在了维克托身边的沙发上。目光相对时对方像是在呼唤着自己一样伸出了手,勇利便顺从地靠了过去,窝在了维克托的怀里。

  “对了,维克托你听我说哦,这个夏季要出场的花滑秀我今天不是去跟主办方见面么,听说克里斯和格奥尔基也会出演哎”

  “那可真是豪华阵容呢。克里斯去年引退之后听说就一直热衷花滑秀表演,不知道还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女性杀手呢”

  “现在也有很多大妈们被那份色气所吸引,很有人气的哟。要是对美奈子老师报告了这个消息,绝对会跑到这边来看的”

  从小教自己芭蕾的美奈子老师的脸出现在了脑海里。勇利出场的比赛都会特意从国外赶过来应援,就是这么一个超级花滑粉。而对克里斯尤其迷恋的美奈子,在他要引退的最后一场大赛上也特意赶到瑞士去到了现场观看。

  “美奈子么。好久不见了呢。勇利的花滑秀结束之后我也正好休息,两个人一起去长谷津露个面吧”

  察觉到勇利含糊其辞的回答,维克托揽着勇利肩膀的手摸上了对方的头发。这感触如此温柔,勇利也将脸颊贴上了维克托的脖子。

  自从和维克托一起在俄罗斯生活之后,就一次也没有回去过长谷津。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节奏抽不出时间,还有就是因为已经退役并且快要三十的他,周围人也逐渐开始逼婚了。虽然说姐姐的真利也还没有结婚这一点挺让人安心,但对强势并且崇尚自由的姐姐,周围人可以说已经基本放弃劝说了。所以剩下的希望都集中在了勇利身上。就是这么一种氛围。

  虽然不打算结婚,但也没有勇气出柜说自己已经和维克托在一起了。家里人虽然知道勇利和维克托公私都很交好并且住在一起,但应该还没有想过两个人已经交往。再加上现在又有尤里奥这个新的因素,根本做不到心平气和地去见家里人和老家的熟人们。

  脱口而出的瞬间回答,勇利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虽然不是故意打击,但是就这个国家的法律来说,基本没希望呢。

  “不是这种,就是到了某个时间点,想要个孩子啊,想有个家庭啊这样的。就想要一个形式这种不是挺常见的吗”

  “我对形式上这种倒不怎么有执念吧。对我来说勇利已经是家人了,马卡钦现在也是重要的家人哦”

  维克托的双手环绕在勇利的胸前。被温柔地抱在怀里并且十指纠缠在一起,那份温暖让勇利心里涌动着的焦躁稍稍淡去了一些。

  握在一起的双手,像是回应般被捏紧了。就算不被世俗所接受,最重要的还是本人怎么感受,并且怎么一起度过。和维克托还有尤里奥之间同时并存的关系,从旁人来看肯定也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但就现在来看,三个人表面上都同意了这个关系的存续并且很好地相处了下去。虽然有很多时候都对自己的没用感到不甘,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充实地过着每一天。

  窝在维克托怀里的勇利不经意间瞄到茶几桌脚时,注意到地板上似乎有什么红色的东西。拿过来一看,似乎是红色皮革的项圈和配套的链子。

  “傍晚整理放在玄关那边的杂物箱的时候找到的。给马卡钦的,不过基本上没用过就是了。偶尔要去不能放养的地方的时候会戴一下,其他时间就放置了呢”

  的确勇利手中的项圈和链子,就连皮革看上去也基本没有什么使用痕迹,就跟新的一样。马卡钦很黏人,通常只要叫一声就会欢快地跑过来。所以维克托也不会特意用链子拴着他。

  维克托说着从勇利的手中拿过了那个项圈。勇利也是,几年前爱犬的维克托离世之后,现在老家那边还留着它用过的碗和散步时用的链子。心情上也没有办法做到丢掉这些充满回忆的东西。

  老实说维克托对简洁有着很大的执念,家里也是隔三差五就会整理一遍。一旦东西开始增多不管多么高级的东西都会毫不犹豫地扔掉。勇利因为觉得太浪费都阻止了好几回了。这样的他却对这个项圈如此烦恼,由此可见是真的难以舍弃。

  正说着自己想法的时候,突然脖子上传来轻微的束缚感。吃惊地转头看向维克托,似乎是把项圈戴在了勇利的脖子上。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咔嗒咔嗒作响的硬质皮革和金属感让勇利更加切实地感受到脖子被围住的违和感。项圈没有系得很紧,所以也不会特别难受,不过这在另一个方面也证明了标准贵宾犬和不胖不瘦身材正好的勇利的脖子粗细是基本没差的。

  “怎么会呢。勇利的话比起其他犬类来,一定更能轻易地就成为我可爱的爱犬。”

  维克托拿起掉在沙发上的链子,咔嚓一声扣上了勇利脖子上的项圈。看着简直就像是要带去散步一样将链子牵在手里的维克托,勇利忍不住苦笑起来。

  结果还是,让维克托对尤里奥的事情产生了不安和担心。就算本人对着尤里奥一直持有敌对意识,但是对勇利,维克托一次都没有说过什么重话或者抱怨。即便如此,就算嘴上不说,自己的爱人被其他男人抱这种事,到底还是会不舒服的。

  再者就平时接触来看,维克托内心所隐藏着的独占欲比起常人来要深得多。尤里奥虽然平时也很任性,经常会有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但是维克托因为平时比较沉稳,并且喜怒不形于色,所以感情越是无法抑制之时,情绪的波动就会越大。温柔话语的背后所隐藏着的维克托的本心,随着每一次对其的接触,勇利的内心都会涌起无法抑制的罪恶感。

  “……就算不拴着我,我也会在维克托的身边的。所以,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好吗”

  “我没有伤心哦。因为我有勇利在身边。……但是、勇利的身边还有尤里奥。我只要勇利一个人就可以了”

  就像故意撒娇的磨人的小孩子一样,随意地抱了过来。对着第一次说出真心话的维克托,勇利哄着他一样摸着他的头发。

  听上去有点含糊不清的咕哝声之后,这次换成勇利的脸颊被捧住,维克托的唇压了上来。微甜的酒精香气扩散,勇利皱了皱眉。

  脸颊再次被捧住,维克托又亲了上来。这次从双唇的缝隙间滑溜的舌头也随之窜了进来。维克托的亲吻一直都是甜蜜而濡湿,却又轻飘飘的。就像看透了勇利所有的想法般,舔过上颚,到达唇部内侧的薄膜处,细心地敲开一扇又一扇快感之门。

  唇瓣稍稍分离,变换了角度之后又是一次深吻。就着靠在沙发背上的姿势,被维克托紧紧抱住的勇利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舌头交缠间眼镜被取下放在了一边,少了阻碍的东西之后两人的亲吻便越发浓厚起来。酒精在口腔内蔓延,勇利觉得自己似乎也已经醉了,积极地伸出舌头去感受对方。

  纠缠在一起的维克托的长腿缓缓动起,用膝盖轻柔地摩擦着勇利的股间。已经微微硬起的那处,在维克托的抚弄下越发泛起的热度。

  口腔内部似乎就要这样融化般,持续不断涌上来的迟钝的快感让勇利一度沉沦。情不自禁间勇利被自己的欲望冲动所驱引,正想主动去追寻那份热度,紧紧抱着勇利的维克托的手臂松开了。直直看着维克托的勇利的眸子里,荡漾着宛若游荡在梦幻乡的波光。

  犹如命令般的指示,勇利就着跨坐在维克托腰上的姿势慢慢地直起了上半身。捏住蓝色针织衫的衣角,手腕交叉将衣服从头顶脱下。拴在脖子上的红色牵引绳带着针织衫一起垂下,维克托让衣服滑到地板上,将绳子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接着又脱下了裤子,内裤也依照指示扔到了一边。勇利虽然有点犹豫和迟疑,但还是听从了维克托的命令。

  一丝不挂的勇利的脖子上还戴着红色的项圈,以及连着项圈的绳子的那头是就像在看自己养着的宠物犬表演什么技艺一样的维克托。

  “要是放养勇利的话就会立刻跑到尤里奥那里去了呢。所以偶尔也要这样拴在身边才行。呐、也帮我脱一下衣服”

  维克托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只是手上却突然发力拉紧了绳子。被拉过去的勇利慌张下用手撑着倒在了维克托的身上。维克托完全就是对待宠物犬的行为,让勇利觉得脸颊有点发热。

  但是没有什么需要反抗的理由。勇利的手指就这样捏住了维克托衬衫的衣角,从背后往上拉起。维克托只是看着勇利,自己倒是动也不动。随着勇利的动作,完全看不出是已经三十岁人的肉体就这样暴露在了夜色之中,一看就是经过了彻底的锻炼。维克托那一头犹如闪耀在月光下的银发轻轻地飘起,理想的肉体美和无可挑剔的美丽外表,勇利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眼。

  勇利伸手向下开始解黑色休闲裤的纽扣。不知道是太硬了不好解开,还是勇利自己的手指没法好好动作。就在集中精神奋战怎么都解不开的纽扣时,维克托的指尖忽的勾起了勇利的项圈。就这样被拉过去亲吻,奋战对象从视线里脱离,勇利只能停下动作。

  但是勇利的话完全没有进到维克托的耳朵里,这次是嘴唇在耳朵处游走。舌头伸入耳孔中,濡湿的咂咂声响彻在鼓膜上,勇利不由得耸起了肩。犹如生物般的软舌在耳朵内部蜿蜒游走,

  空气一般在耳旁的嗫语,勇利睁开了闭上的眼睛。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心情,勇利再次指尖用力,终于解开了那颗扣子。维克托的唇在这期间依然戏弄挑逗着勇利的脖子和胸前,在拉下拉链将裤子从维克托的腿上脱掉这段时间内,勇利的气息只能越发紊乱。

  维克托称赞般地张开了双手呼唤到,勇利便坦率地抱了上去。肌肤相触所带来的安心感和满足感让两人抱得更紧,舌头毫无空隙地纠缠在一起,亲吻。

  勇利双腿间的什物越发敏感,并且主张着自己的存在,前端在维克托的腹部摩擦着,给身体带来疼痛般的快感。呼吸不受控制地便急促起来,焦躁感促使着勇利摇晃起腰部。犹如邀请般地摩擦着维克托还软着的阴茎,但是维克托的手指却捏住了勇利的前端。

  “勇利已经这么有感觉了吗。但是今天这里不给碰哦。要是想更舒服一点的话就好好舔这里。今天的勇利是狗狗所以肯定能做得很好呢”

  维克托的声音,犹如上帝的指示。没有任何疑问,只是怀抱着崇高的敬畏之心,勇利低下了身子。冰场上遵循着他的话语舞动着全身的肌肉,勇利实现着维克托的要求。这份条件反射般的服从,似乎已经扎根在了勇利的身体里。

  修长的中指和食指被勇利毫不迟疑地含入口中。从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到手指根部在口腔内部的粘膜处摩擦,勇利努力地舔弄着。舔完食指后,换成中指。一根一根细心地舔完后,最后同时含住了湿润的两根手指。

  就像侍奉着维克托的阴茎时一样注意着不碰到牙齿,小心翼翼地动着。舌头舔着指缝,唇部不停抽插,这个动作让勇利越发意识到自己的兴奋。

  只是被允许可以舔维克托的手指,自己居然就这么高兴,勇利有一种自己似乎真的变成了宠物犬的错觉。满溢在胸口的,是想要服从命令得到更多称赞的心情。

  “已经可以了哦。勇利的嘴上功夫越来越好了呢。刚开始的时候不是碰到牙齿就是噎到自己还真是灾难呢”

  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维克托微微眯起眼睛怀念道。明明离第一次被维克托抱也才过了十个月左右,却总觉得已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了。尤其是这几个月又发生了尤里奥的事,围绕着自己引起的各种状况让自己觉得晕头转向所以才会感觉变化如此巨大吧。

  维克托抱起勇利的腰,像是为了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般让他再次跨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勇利大开的双腿间,刚刚被细心舔过的维克托的手指正慢条斯理地抚摸着那处隐秘的穴口。细细的皱痕被一点一点无比细心和耐心地抚过,这番动作让勇利只能喘息着颤动着双唇。

  维克托的指尖,戳进去的时候发出了小小的噗嗤的声音。只是微微被撑开一点的挤压感,就让勇利的肌肤瞬间泛起红潮。但是维克托的手指只是插在那里,既不深入也不动作。这份难以言喻的焦灼感甚至到了疼痛的程度,但是勇利还是说不出口。

  维克托一直都会让勇利自己说出想怎么做。但是一旦自己主动说出了口,勇利就必须直面内心的欲望,不是因为维克托想要,而是因为自己想要。勇利讨厌这样,但这种状况下他根本无法拒绝。

Copyright © 2002-2019 极速赛车可靠网站 版权所有